您的位置:中华医学会 >> 首页 >> 雅安地震
【字体:打印本页

第四节 地震灾难不同阶段常见精神卫生问题及其处理

发布时间:2013-4-25 10:33:19 作者:中华医学会灾难医学分会 赵中辛 来源: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部

灾难医学系列科普讲座


第四节 地震灾难不同阶段常见精神卫生问题及其处理


(一)急性应激阶段:从灾难发生到灾后一周。
1.常见病理性问题:
(1)意识改变状态:可出现短暂的环境、人物定向障碍,伴随有明显的行为退行,过分依恋,甚至急性应激伴发的精神症状病。
(2)急性应激伴发的情绪症状 :严重的焦虑、恐惧、惊恐发作、哀伤、悲痛、情感麻木、激情状态及激越等均可发生。
(3)行为改变 有多种表现。行为的退行、幼稚行为常见。儿童行为的幼稚化及退行尤为突出,更依恋家人、生活自理能力下降。成人可出现协调或不协调的精神运动性兴奋。
(4)生理性症状:显著的生理功能的改变。睡眠障碍最常见,可表现为入睡困难,早醒;许多人会经历噩梦,甚至夜惊。食欲抑制、疲乏无力、恶心、腹泻、慢性疼痛、心悸、心慌、胸闷、呼吸不畅等也是应激后突出的生理症状。
(5)思维和认知的改变  可出现明显的语言抑制、对新的信息记忆力下降,而对经历过的创伤性记忆反复闪回,伴随明显的焦虑、恐惧体验。注意集中困难,思考力及解决问题的能力显著受到影响,思维的效能明显受损。部分患者可出现一过性幻觉、错觉等知觉障碍。
2.心理救援服务要点:
(1)参与安置点救援服务:心理卫生人员应在医疗和行政管理部门的统一组织下,参加到灾后社区灾后的紧急救助,协助社区和灾民的需要,参加各种紧急救助的救援服务,大部分是基本的救助、医疗服务、生活帮助、转运伤员、物质,分配救灾物质等。紧密配合救人、发现和挽救幸存者,对需要医学服务者提供便捷有效的服务。
(2)心理急救:识别不同年龄人群的灾难性应激反应,快捷评估和处理急性应激伴发的各种心理卫生问题。处理急性应激障碍的患者,防止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对有明显自杀念头和行为的患者给以必要的住院或药物治疗。
(3)对出现严重心理危机的患者,如应激相关的精神病、严重焦虑、抑郁、失眠、严重躯体应激反应等给予有效的药物治疗和心理支持性干预。
(4)及时发现和处理既往已患精神疾病的患者,他们的症状可能变得不稳定、复发或出现新的变化,需保护患者、及时治疗,避免对救援工作带来不良影响。
3.心理救援技术:
(1)建立心理卫生服务小组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和配合下,获得灾民的基本人口资料,制定心理卫生状况评估简表(包括基本人口学特征;躯体健康、基本应激反应状况、如:意识、情绪、思维、行为、生活自我照顾能力、参与社区活动能力;既往医学及精神健康状况、目前有无自杀危险。应激强度:家庭伤亡情况、财产毁损、是否被掩埋及时间)
(2) 受灾人群的访谈  2-3人一组对安置点的灾民逐户访谈。特别要注意以下技巧:
① 尊重、理解、建立良好的关系;尽量用他们熟悉的语言或本地语言;
②从关心健康和生活切入,包括随身携带适合灾后的方便日用品、常用非处方药品等;
③适当的身体检查能有效建立关系,也观察灾民的精神状况,如自动测血压、血糖等;
④非言语交流的重要性:良好的目光接触、灾民可接受并能给予支持感的躯体接触;
⑤允许他们选择单独或几个人一起接受访谈,以适应和尊重他们的文化;特殊情况下也可几个人同时进行;
⑥倾听为主,了解信息,穿插关键心理卫生信息的提问;现场记录要简捷并提前告知灾民,不可只顾记录,不关注灾民的体验;
⑦提问要避免使用专业术语,如应激、闪回等术语,在给予关怀和支持的气氛下进行,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提问;
⑧现场观察的重要性,注意灾民的表情、目光、语言及行为反应方式;
⑨重视同房间灾民、社区居民或家属提供的信息;不可随意照相、如必要,应征得同意。
⑩每个或每组灾民一次访谈时间10-15分钟为宜,避免疲劳、注意不集中。
(3)陪护性支持技术:可由经过简短专业培训的自愿者、心理咨询师、护理人员,对严重应激状态的儿童、老人、妇女、丧亲者给予适当的陪护性支持,可达到提供安全感,生活照护、允许灾民自由的情感表达的机会、有利于建立与灾民的信任支持性关系,也是观察的机会,为灾后急性阶段的心理急救、获得联结感、也为非正式访谈提供了机会,为精神卫生评估提供补充。要注意陪护人员尽可能稳定、不能经常变换,避免单纯劝慰和空的的保证。
(4)建立社区安全岛: 尽快建立安全、支持系统。根据条件、尽可能让家庭、家族成员尽早见面团聚、社区、村组邻近的灾民在一起,尽快恢复正常化和稳定的生活秩序,如儿童稳定化的要素包括:与熟悉的人在一起,再获得以前熟悉的玩具、与熟悉的伙伴一起、尽可能与以前相似的起居环境,便于彼此支持、照顾、分享情感、交流体验、相互学习应对灾难的经验
(5)建立临时的医疗服务站,结合综合医学、传统医学在安置点提供医学应激服务,配置必要的常用精神药物以满足临时应激相关障碍及各种精神疾病服务的需求
(6)针对受灾人员的社区服务。包括:
①本土化社区心理关爱的活动;在社区环境通过传统文化中的积极信念、格言、故事分享、民族风情、音乐、民俗等建立社区心理的安全岛;
②针对心理危机的个体,应重点建立个人档案,落实专门专业人员跟进,进行进一步评估和治疗或心理干预。
③各种不同性质受灾群体的团体支持和干预:如:学校学生、教师、丧亲者、丧子者、房屋倒塌者、因灾难被掩埋和隔离者,对与他们的急性干预,精神卫生人员要判断是否达到急性应激障碍的诊断,是否有药物治疗指征、有无心理危机状态、该服药的要及时给予药物治疗。

(二) 第二阶段: 灾后一周到灾后半年。
经历了急性应激的灾民常常还会面临应激后的慢性心理社会应激。这些应激来源于个体躯体、心理和社会生活景况的改变。例如躯体的残疾和功能障碍,家园的丧失,就业和生活目标重建方面都面临现实的困难。面对灾民的这些心理问题,提供及时、有效的心理卫生服务将减少他们近期和远期的心理障碍的发生,减少灾难有关的心理障碍所致的社会功能残疾。
1.工作模式
(1)配合政府建立起持久稳定的三级心理卫生服务的社区服务,对所在社区居民的心理健康水平建立初步的档案,并进行分类以便提供不同的服务;
(2)分层归类,按需服务,分别干预:通常有四个层面的心理卫生问题,分别是:
①需要医学药物治疗、住院或转诊治疗的重型精神障碍及其他应激后相关障碍;
②有严重心理问题或心理危机倾向的特殊个体,需要专门持续跟进的个别心理干预和治疗;
③具有同类心理问题和现实问题的民众,如妇女、儿童、老人、伤残人员、丧亲者、灾后迁居新址、孤老等,面临特殊需求导向的团体心理干预,结合灾后生活适应指导;
④面向社区广大民众的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卫生知识的普及,心理康复的指导和扶持;
(3)心理卫生服务与心理健康促进并进:不能单纯认为灾民是无助的和被动的,完全没有康复能力的,一切都必须靠外来的援助。有时心理健康促进的过程是更加积极的心理卫生服务。具体包括:为灾民提供生存技能基本技术和知识的培训,结合本土文化的资源,挖掘文化中具有生命力的各种优势,灾难作为自然现象的一部分,必有其自愈的潜在资源。如与地域生态吻合的农植物种植、文化艺术、民间技艺、传统医学资源、思想哲学理念等,建立社区的支持系统和资源中心,在心理健康促进中发挥积极作用。
2.干预技术
(1)文化资源取向的社区心理卫生服务
组织管理工作是重要的组成部分,首先应与当地政府、各与救援相关的组织机构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根据当地需求,建立共同干预工作组,按照救援的阶段和需求制定工作计划。
(2)结合本土文化特点的团体心理干预
例如可开展希望之家小组活动。共分四个步骤,分别是:聊天交友、缅怀与情绪支持、现实分享会及情系天地间:
    参加人员包括社区精神科医师、心理治疗师、 社工、安置点管理人员(提供灾民安置点的基本情况(来源、区域分布、人口学数据、已有的基本设施和服务、社会支持网络、基本人口名单)。灾民代表(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灾民,了解和提供灾民的基本需求、困难、情绪、态度、生活状态、最需要的帮助)。
    (3)个案咨询
    伤员的心理干预指的是灾后伤员因躯体损伤及医学治疗,常常需要专门的精神卫生服务。 灾后受伤人员的心理卫生服务工作应分期进行,分为急性期干预和后期干预。
    具体工作内容包括:对受伤人员心理状况的评估,可采用心理健康状况评估表(SRQ);对受伤人员建立心理卫生服务档案,并按期随访服务;采用适合受伤人员心理干预技术;对灾后受伤人员合并急重性精神障碍患者的分诊、转诊及治疗;对救治医务人员进行心理干预;对受伤人员家属的心理健康教育。
    (三)第三阶段:灾后半年至灾区社区功能基本恢复。
1.恢复灾区社区居民正常稳定的生活秩序,完善灾后康复和重建的设施和基础建设;
2.培训和督导灾后社区居民心理康复过程所必须的人员,包括精神卫生、教育、乡村通科医生、“赤脚心理师”(指当地经过基本心理咨询培训并在实践工作中不断得到督导和训练,生活在社区,了解当地的文化和习俗,配合社区心理卫生服务的初级心理卫生保健人员)。
3.在国家、省级、专科医院、县级综合医院及乡镇五级心理卫生服务模式中让患者得到便捷有效的治疗;
4.社区心理健康的广泛普及、教育,通过义诊、社区文化活动,帮助社区居民具有基本的心理健康知识和对常见精神疾病的知晓率,早期发现和引见患者,消除偏见和耻感,提高主动就医率。
5.资源整合 与社区及所在政府,充分发挥社区自身资源,多部门、多渠道合作,整合政府、社会及外来资源,开展生产自救、再就业技能训练、创新符合灾区文化、民众接纳、实用、可行的康复设施、技术和措施。不可主观臆断,盲目投入,花费巨大资金,如豪华的康复中心却没有居民来使用,束之高阁,成为摆设。
6.重视和挖掘灾民文化资源优势,创新灾后康复模式。自助心理康复团体是根植于特定的文化,将他们所在文化中的传统康复形式与现代心理学理论和技能相结合,利用本土既有的、熟悉的文化及娱乐形式,把心理康复活动转变成居民可自发进行、并持续维持的团体康复活动。不同文化的社区就会不同的康复形式,但目标是相同的。如中国绘画、书法、刺绣、拔河运动、民乐、民歌、手工艺、等民族艺术形式,都是可以纳入心理康复的工作中。专业人员不要以为自己是康复专家,反而需要深入灾民、学习和分享并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他们的传统文化,发现其中对心理康复有价值的部分。
7.做好当地通科医师及初级心理卫生人员培训:精神卫生人员应定期根据灾后精神卫生服务需求,培训社区通科医师,培训内容以实用、够用、能用为原则,是社区通科医生具备基本的灾后社区心理卫生服的知识。定期对社区通科医生及康复小组进行专业督导,对心理康复队人员进行技能培训,系统规范化的培训及示范教学、参加社区心理康复实践中,为当地培养一批能够并且愿意从事长久心理康复服务工作的人员,使他们成为社区心理康复的骨干和助手。
           

 

首页 尾页 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