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症医学四十年
发布日期:2019-07-08 11:24:17 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管向东 浏览次数:

管向东


 5月23—26日,中华医学会第13次全国重症医学大会在珠海召开,万余人参加了此次盛会。大会以“融合与创新”为主题,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主任委员管向东教授分享了题为“中国重症医学四十年”的主旨报告,本刊特约该报告,以飨读者。

 

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中国的重症医学起步晚、发展快,伴随着我国经济腾飞而快速发展起来。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正式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经济开始步入发展的快车道。4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例从1978年的1.8%提升到如今的16%,经济总量一跃成为世界第二。我国的重症医学也正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逐渐建立起来,中国重症医学的发展历程,镶嵌进了国家与民族变革的伟大时代!

在重症医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有几个名字是我们不能忘记的:南丁格尔,文献记录中最早描述重症监护雏形(1854,英国); Walter Dandy医师,最早创立脑外科监护室(1923,美国);Bjorn Ibsen医师,历史上最早使用正压通气大批量集中救助脊髓灰质炎患者(1952,丹麦);Peter Safar, 建立世界上第一个现代意义的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1958, Baltimore市立医院)。随后,重症医学专业委员会纷纷成立起来。1971年5月,美国重症医学会在美国匹兹堡成立;1975年4月,澳新重症协会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成立;1982年3月,欧洲重症监护医学会在瑞士日内瓦成立。

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重症医学逐渐建立起来。2005年3月18日, 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分会) 在北京成立;2008年7月4日,国务院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重症医学为二级学科(320.58);2009 年,卫生部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重症医学科是唯一在中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全覆盖专科;2010年,重症医学专科中级、高级晋升考核纳入卫生部考试中心管理;2013年,重症医学科获得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专项支持; 2016年,“重症医学科”纳入复旦排行榜专科排名序列;2017年,重症医学科成为国家财政150亿“疑难病症诊治能力提升工程”四个重点支持方向之一。发展至今,我国重症医学已经历40个春秋,成为了突发重大灾难事件救治的首选专业, 也成为现代化医院的展示窗口。

 

学科规模不断扩大

2006年、2011年及2015年三次全国ICU普查结果表明,全国设置重症医学科的医院数量由1000多家增加到近4000家;全国ICU医师执业人数增加到63 605人,ICU护士执业人数增加到10万余人。这一增长速度及幅度说明中国重症医学发展势头迅猛,储备力量充裕。从三次全国ICU普查数据可知,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建会之初全国只有约30%的ICU从属于重症医学科。经过分会的不懈努力, 截至2015年,全国ICU已有近66%纳入重症医学科管理,这表明了我国重症医学发展健康、迅速。

学科管理模式的建设是加强学科建设的首要工作。重症医学的发展须进一步加强学科规范化建设、统一管理,构建重症医学学科建设平台。在这一平台上实现多学科融合、创新,从而保障诊疗安全,最终达到降低重症病死率、充分发挥重症医学专科救治水平的目的。2006—2018年,全国共制定、更新了14个重症临床指南(1949年以来,中国临床指南总数约150个),这些都是全国重症医学同道们共同努力、积极奉献的结果。

 

科研和培训初显成效

重症医学学科的发展,需要立足于临床工作和科研工作,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分会一直以来对科研工作保持高度重视。我国一些已经完成的或者正在进行的优秀临床研究,已经达到了全球的领先水平。2018年,中国重症医学专业相关论文在国外重症及相关期刊发表超过430 篇,仅5大重症专业顶级期刊初步统计,中国发表的研究论著总数就达121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方面,仅2018年就获得面上基金项目92项、青年科学基金项目82项的好成绩,这些成果必将助力中国重症的快速腾飞。

自2009年开始举办重症专科资质(5C)培训,到目前为止已进行了118期培训班,师资队伍189名, 共培训学员23 273名。举办地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是中华医学会88个专科分会“唯一继教精品项目”。“5C”培训得到广大重症专家的无私支持,值得一提的是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第3、4届委员会委员,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重症专家陈绍洋教授,虽然于2012年3月29日因肝癌晚期住院治疗,但是在住院前5天,还坚持在“5C”学习班授课,精神可嘉。

自2010年起,重症医学分会在中华医学会88个专科分会中,率先推出学术年鉴,全面、系统、准确地记述每一年度世界范围内重症医学最前沿的学术动向,紧密围绕重症医学临床及基础研究的焦点、难点问题,具有学术引领性和规范性,并始终保持高水准和高质量。

 

学术交流渐入佳境

在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20 1 8年学术年会上,举行了“一带一路”学术活动启动仪式,热情地欢迎来自“一带一路”16个沿线国家的重症医学学术团体。2019年,我国与20多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学术交流协议。重症医师走出国门,通过参加各种学术会议或在国际医疗、研究中心进行交流、学习, 获得重症医学的新理论、新技术,了解新的发展方向,不断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近年的美国重症医学年会、欧洲重症医学年会多次邀请我国知名专家、学者发言或进行专题讲座, 设立中国专场已经是这些重症专业年会的重要内容之一。

重症医学以其在器官功能支持、对并发症处理方面的优势,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保障作用。当今社会老龄化日趋明显,老龄重症患者明显增多,老龄患者基础疾病多,病情复杂,也是临床医学的一大挑战,这些情况常常需要重症医学科与其他多学科联合诊治。还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重症救治,地震等重大灾难事件的重症救治……因此,需要多学科间的融合与创新,取长补短。

 

学科发展挑战诸多

1.ICU床位数仍难以满足需求 2009年,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印发《重症医学科建设与管理指南(试行)》,要求“重症医学科病床数量应符合医院功能任务和实际收治重症患者的需要,三级综合医院重症医学科床位数为医院病床总数的2%~8%”。全国ICU普查结果表明,ICU床位数/医院总床数由2011年的1.49% 提升到2015年的1.7%,仍然没有达到国家的最低标准(2%)。而美国在2010年全美ICU/医院床位比已经达到13.4%。

2.学科建设的挑战 要逐步完善“预警-预防-器官支持-长期预后”“围重症医学科”大学科体系。在院前重症转运救治、院内重症快速反应小组、重症治疗与生命支持、重症后生命质量管理等方面都有待完善加强。

3.信息化建设挑战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 要增强改革创新本领,善于结合实际创造性推动工作,善于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开展工作。“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重症医学信息化孤岛的现象是我国目前存在的现状,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与支持下,建立全国联网的中国重症医学数据库势在必行。

4.人才培养 每天,全国有数万例随时有生命危险、医疗花费昂贵的重症患者;每年, 我国重症患者数量可达千万例。无论如何,他们应该面对的是受过专业化的重症训练并熟练掌握专业技能的ICU医师, 而不是只接受其他专科培训获得“规培”资质后,即在ICU的床边实施救治的医师。因此, 建立统一、规范的重症医学人才培训体系,迫在眉睫。

 

重症医学即将进入21世纪第三个十年,一个充满一切机遇和可能的十年,一个伟大时代中的十年。明确学科发展规划,理清发展思路,坚持融合与创新,重症医学未来一定可以站在现代医学的前沿,拥有更加美好的明天,为现代医学、为人类健康做出应有的贡献。

(摘自《中华医学信息导报》2019年第34卷第12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