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两会“医声” 聚焦全民健康(二)
发布日期:2020-07-07 14:42:30 作者: 浏览次数:

5月21日下午,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推迟79天的全国两会就此拉开帷幕。这是23年以来首次打破全国政协会议3月3日开幕、全国人大会议3月5日开幕的惯例,会期也相应缩短。全国两会是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为了及时传递医药卫生领域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声音,使代表、委员所关心呼吁的问题引起更广泛的关注与思考,促进医药卫生领域的良性发展,助力健康中国建设,《中华医学信息导报》作为中华医学会的机关刊,特别对在学会有重要任职的代表、委员的有关议案、提案进行采写、收集、整理和提炼,以飨读者。


王辰:应重新认识和思考医学在整个国家科技框架中的地位,推动我国医学科技发展要有国家战略

首先,进一步加强医学教育。制定能够真正吸引优秀人才学医、从医的机制,并且有良好的教育体制。在从医者职业生涯中,能够使其发挥好作用,调动其积极性。也就是说,能够“灿烂其职业前景,严格其培养过程”,这是医学教育要加强的重要方面。

第二,加强医学研究。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生命科学的核心主要是医学。因为医学关乎人民健康福祉,医学关乎经济发展,医学也直接关乎社会安全。这次大疫得到了深刻的验证和体现。21世纪,在医学的研究上,国家要从构建国家医学科技创新体系上考虑并有现实行动。应当构建一个国家级的、能够引领统筹整个国家医学研究大格局的国家级医学研究机构。建议设立一个国家级的医学健康科学基金。

第三,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其中极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注重医防结合、融合。将“医”和“防”设为两条线,是我们过去在专业体制上的一个弱点,非常不利于解决、应对公共卫生问题。今后,我们特别要注意促进医防的融合,只有医防融合起来,才能更加有力地在应对重大公共卫生挑战时发挥作用。


王建业:强化基层卫生防疫 人才培养必不可少

应急物资保障是应对重大突发公共灾害性事件的重要一环,因而,增强医疗卫生等各类应急物资保障能力,建立和完善有效的应急物资储备机制与配置体系迫在眉睫。政府及大型公立医院应有预防重大疫情、重大传染病的防护药品和消毒用品储备。

要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强化基层卫生防疫,公共卫生医学应急人才的培养必不可少。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防比治更重要。


胡豫:后疫情时期,改革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

后疫情时期,要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改革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的部署。

具体建议:

1.健全联防联控及应急处置机制,实现公共卫生体系与医疗救治体系、应急防控体系间的高效协同、有序衔接。

2.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吸收本次疫情的防控和救治经验。

3.建设居民健康网,联通医院、医保和疾控信息系统。

4.在分级诊疗中完善医疗救治体系,充分发挥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健康守门人”的作用。

5.建设一批感染性疾病重点专科,提升临床救治和科研能力,以科技创新破解疫苗、特效药研制等难题。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场史诗级的战“疫”必将载入史册!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全力以赴护卫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医务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孙铁英:应对重大传染性疾病,建立国家层面的医生直报制度尤为关键

建立国家层面的医生直报制度尤为关键。只有在发现病例的第一时间将情况报告给国家卫生健康委,才能为第一时间采取措施赢得时间。建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按照属地原则报告基础上,建立临床医生向国家卫生健康委直接报告的制度,国家卫生健康委运用现代技术进行甄别并及时应对。

应规范重大急性传染病诊断方法,提高快速核酸检测能力。有一定传染风险的地区要大量增加检测试剂、检测仪器和检测人员,提高检测和诊断的能力。

针对如何降低医护人员被传染和交叉感染的风险、减少医护人员的工作负荷等问题,要抓紧研发传染病接诊、核酸检测和护理机器人等,提升传染病诊疗能力和效率。


高福:疾控体系改革关键是保持其技术性和权威性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我国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等方面仍然存在不足,疾控事业发展明显迟滞于经济社会发展。2010—2018年,我国各级疾控中心人员数减少3.9%,其中作为专业技术主力的执业(助理)医师下降10.8%,而同期综合医院人员总数则增加64.3%;在经费方面,疾控机构在医疗卫生支出占比从2.9%下降到2.4%,基层工作经费明显不足。

疾控机构是从事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公益性事业单位,具有高度专业性、技术性的特点。要凸显疾控机构的重要作用,就要把专业技术工作做到位。疾控体系改革的关键是保持其独立的技术性和权威性。

具体建议:

1.厘清行政部门和技术部门职责。整合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疾控、应急相关职能,强化其制定政策法规、行业规划、标准规范的职能。疾控机构定位为技术决策和技术实施主体,突出专业性和技术性。依法赋予疾控机构承担疫情的监测、调查、处置、预警、评价等职责。

2.体现疾控机构专业的独立性、权威性和自主性。疾控机构作为依法设立的独立法人单位,要赋予疾控机构在专业事务领域的决定权,减少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对疾控机构的微观管理。探索建立直接向政府分管领导汇报公共卫生工作和进行重要事项报告的机制,经政府授权后可以直接发布疫情信息。依法赋予国家级疾控机构开展国际合作和交流的主导权。

3.强化协同意识和能力。强化上级疾控机构对下级疾控机构的管理,在下级疾控机构领导班子的任命上,要征求上级疾控机构的意见;将属于中央财政事权的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实行业务垂直管理,强化全国疾控系统“一盘棋”。完善疾控机构和医疗机构信息共享、工作协同的模式,加强疾控机构对医疗卫生机构疾控工作的技术指导和监督考核,明确疾控机构在防控工作的专业核心地位。

4.加强各级疾控机构核心能力建设。改善疾控机构基础条件设施,支持国家级疾控机构建设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P4实验室),每个省份至少设有一家P3实验室。加强监测检测、大数据分析和流行病学调查等核心能力建设,提升基层疾控机构应急能力。开展创新型攻关研究,设立公共卫生与健康安全科技创新工程,由国家级疾控机构统筹实施,建立国家大健康基础研究大科学设施。


韩雅玲:坚持生命至上 关爱医师群体

2020年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和部署下,坚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取得抗击疫情的决定性胜利。在这次抗疫斗争中救治的患者上至百岁老人、下至新生儿,国家对所有新冠肺炎患者全部免费救治,真正做到了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一切为了人民”的执政理念、体现出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以人为本”的优越性和“生命至上”的价值追求。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截至4月17日,全国至少有62名参加抗“疫”的医务人员殉职。因明确或可能的心脑血管原因殉职的医务人员高达29名,占全部抗“疫”过程中殉职医务人员的46.8%,他们的平均年龄为47岁(29~68岁)。接近半数的医务人员没有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倒下,却因为突发严重心脑血管疾病牺牲。今后应形成一个常态化的、更加关爱医护人员的长效机制。

具体建议:

1.医疗机构应采取积极措施确保医生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包括组织医生定期体检、参加文体活动、提供心理疏导等。

2.医护人员要从自身做起,要做自身健康的示范者、带头践行健康的生活方式;要注重对自身心脑血管疾病、肿瘤等慢性病危险因素的评估、预防和控制,宣传心脑血管病的相关预防知识,促进相关预防措施的贯彻落实。

3.建立一支能够时刻应对突发严重传染病救治的医疗储备队伍,作为重大传染病救治的医疗预备役和蓄水池。医疗储备队伍的成员不仅要医术精湛,还要身体强健、内心强大。对其成员要定期培训防疫知识技能、储备足够的防护装备和物资,比如建立负压心导管室等,以防止医护人员在职业暴露中交叉感染;定期培训提高其心理素质,提高克服困难的意志力和抗心理击打的能力;还要定期对其体检(尤其是注重心脑血管和肿瘤方面的检查)。最好不要派出存在潜在心脑血管疾病和肿瘤的人员执行任务以防突然发病;最好不要派出有未成年子女的单亲人员执行任务;不到万不得已夫妻双方最好只派出一人执行任务,并且建议实行定期轮换制度,以体现人文关怀,防止造成继发性或次生性的不良后果。


季加孚:促进安宁疗护中心建设

安宁疗护中心是为疾病终末期患者在临终前通过控制痛苦和不适症状,提供身体、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护和人文关怀等服务,以提高生命质量,帮助患者舒适、安详、有尊严离世的医疗机构。为进一步推进安宁疗护发展,国家卫生健康委于2017年印发了《关于印发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在通知中明确了床位数应在50张以上等相关规定。根据试点地区的调研, 5 0 张床的设置对于各个机构来说建设和运营均存在困难,考虑医疗机构床位资源的有限性及专业安宁疗护医护人员的不足,一个机构很难按50张床的规模建设安宁疗护中心,并按标准配置医护人员。50张床的“高门槛”也让其他多元主体在安宁疗护服务方面的试水止步,没有足够经费和空间启动安宁疗护中心的建设。欧美等国家安宁疗护机构经过测评,考虑安宁疗护服务的特殊性和其高配比的专业医护人员要求,提示每个单元12~18张安宁疗护床位是最为符合成本-效益的运营规模。

此外,医保未覆盖、社会认知程度不高、国家政策支持缺乏、从业人员资质认定和培训体系不完善等也是影响安宁疗护中心建设的重要因素。

具体建议:

1.重视分级体系建设,因地制宜放宽床位限制。建议在试点基础上,进行综合测评,学习国内外成熟的经验,依托当前国家卫生健康委推行的分级诊疗(医联体)模式,建立健全安宁疗护的体系(安宁中心,共建社区,共建居家),拓展居家安宁的服务。建议可考虑将安宁疗护中心建立在二级医院或社区医院,包括民营机构,因地制宜设置床位数等准入条件,适度放宽限制,重视专业准入。

2.重视专业准入,进行规范化培训。建议成立质控中心,由三级医院相关科室(如姑息治疗科)来负责区域内安宁疗护中心的专业准入及质量控制,培训专业人才,强调安宁疗护的体系化,规范化,同质化。

3.给予全方位支持,提高社会认知度。促进医疗保障体系覆盖,鼓励社会相关单位、企业、个人给予多方位资金支持;招募志愿者并进行规范化培训,提供必要的人力支持;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宣传,提高社会认知度和接受度;医学院开设相应课程,加强相关研究,提高专业人员认知度。

安宁疗护需要政府、医疗机构、民众多方理解和共同努力,切实打通“全生命周期”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建立起适合中国的安宁疗护发展模式和体系。


黄宇光:正面满足人民群众医美需求,进一步加强医美麻醉等专业人才培养

医疗美容(医美)产业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表现。2018年我国整形美容收入达2245亿元,3年来增长了31.83%,照此发展,到2030年,我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医美市场。医美已经成为群众的需求和时尚,爱美、追求美体现出百姓对美好生活有着更高的追求,医美产业发展也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追求的一个亮点和渴望,应该加以鼓励和正面满足。但是近年来,因为美容致残致死的事件时有发生,给患者造成伤害的同时,也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甚至产生一定程度的社会舆情。实现美的追求需要医疗专业能力的保障。医美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正规培训的医美术者和麻醉医师的严重不足。

除医疗美容之外,麻醉医师在临床麻醉、分娩镇痛、胃肠镜麻醉、微创介入治疗以及各类急慢性疼痛的诊疗中不可或缺,麻醉医师在此次新冠肺炎重症疫情患者救治中更是专业担当,这都反映出人民群众对生命呵护和舒适化医疗的渴望,表明人民群众的刚性需求对麻醉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具体建议:

1.正面满足人民群众对医美的合理需求,树立对美的观念的正确理解,坚定“四个自信”,提升文化自信。加大媒体正面宣传,美应该有标志,美的标志首先是自然,应该结合各自的文化背景。我们经常看到有一些中国美女做了整形,鼻梁垫得像欧洲人一样高,但我们中国人是东方人种基因,放弃自己应该有的特色,追求原本不属于我们的美,视觉效果反而很奇怪。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民族自信,实现适合我们自己的医美追求。

2.加大医美专科医师人员数量,加强专业人员职业培训,规范医美产业的安全。目前,整形美容外科医师数量严重不足,全国正规培训的整形外科医师仅有4000余人,民营医美机构从业医生1万余人,亟待人才培养、加大投入。目前我国从事医疗美容的机构资质参差不齐,全国有5000多家医美机构,亟待制定行业标准实现行业规范管理,包括制定整形美容手术和麻醉安全规范以及质控标准,实现医美行业的安全、有效、舒适和人文。

3.缓解我国麻醉医师短缺,加强麻醉人才队伍建设。麻醉专业人员不足的现状已经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018年8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七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印发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意见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麻醉人才队伍建设,推动医疗服务高质量发展。文件指出:主要目标是力争到203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4万人,到2035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6万人,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达1人以上。这一文件出台已近两年,但这一目标的落实情况并不乐观。故在此建议相关部委高度重视、加大对各医疗机构对该文件执行情况的监管,优化有限的医疗资源,切实推进文件精神的落实。

4.从政策上进一步完善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和专科医师培训制度,加大全国公共财政对医疗人才培养专项支出预算。对医美、麻醉、小儿、病理、急诊等紧缺学科政策倾斜,优化有限的医疗资源,统筹配置医疗专科均衡发展。


杨杰孚:规范临床营养治疗 全面推动营养支持工作的发展

我国国民对营养的认识主要局限在饮食健康领域,对营养支持仍不够理解和重视。然而,此次疫情的易感人群主要集中在老年人以及慢性病患者之中,营养支持成为极其重要的基础治疗手段之一,对提高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成功率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我国尚未设立临床营养的诊疗科目,这就导致临床营养科没有明确定位,营养健康服务人才匮乏,整体水平有待提高,也无法充分实行合理有效的医学营养治疗。因此要全面推动营养支持工作的发展,提升我国医疗服务整体水平。

我国应尽快建立临床营养诊疗科目,进一步推动以基础护理、临床营养、康复医学、心理干预为基础的医学模式转变,提升临床营养发展速度。同时,完善营养健康服务人才培养体系,形成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职业教育、短期培训等多种形式的临床营养健康服务人才培养模式。加快推进注册营养师和营养指导员的培养和考核试点,建立适应营养健康服务发展的职业技能鉴定体系,扩大国家注册营养师规模,完善执业体系。加强食育教育宣传力度,引发全社会的大力关注。(整理:韩静)

(摘自《中华医学信息导报》2020年第35卷第11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